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

*wip


“嘿,”年轻人曲起手指敲柜台,他抬起脸,苏沐秋弯着眼睛做了个口型,“帮我留着!”

陶轩点点头,网吧里头在叫他,便起身走进去。走廊狭窄,只好错身而过,苏沐秋轻巧地滑了出去。“营业中”的牌子拍打玻璃,料峭春风砰然阖上的门没夹住半片衣角,他一闪就不见了,像被那阵风刮走似的。

“小苏又去接他妹妹了?”有人油腔滑调地打趣,“这么宝贝,焐着都不舍得给我们看看!”

“我见过,漂亮得很!就是不爱搭理人……”

“多大?多大?”

“你他妈做个人吧!”

“操我在问年纪!想哪里去了!”

“哈哈哈哈哈也不是不相干!”

你指望这地方的人能讲出什么话来,无望和卑劣一向相辅相成,堕落是最容易的...

*单性转

*au


叶太太


“进步女性”这个词,太新潮了,背后有股令人不安的东西。她对着账本,听崔妈在一旁抱怨街 头鼓噪的女学生,嚷嚷的怕还不止这些,更觉气闷,满目数字像鬓边电烫枯焦的头发一样缠绕扭动。“进步女性”,勇敢抗争,说得好冠冕堂皇义正辞严,和那人一色一样,着实可恨,可是她就真想让他走么——为了什么虚无缥缈的“尊严”或者“重视”,她只是想让他回来罢了!黄昏时分光线愈发昏暗,她懒得开灯,陷在椅子里,盯着窗台上凝了一层生发油的玻璃瓶底出神,又想起卧室的钟坏了,一直没去修,太阳还是照样挪移时间还是照样过。


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相识这么多年,甜言蜜语,自然是没有的,...

© whilemyguitargentlyweeps | Powered by LOFTER